世纪长河集团

人工智能如何实现医疗变革

【发布时间:2021.12.24 信息来源:世纪长河 中文站】

人工智能如何实现医疗变革

OMAHA联盟 世纪长河 2021-12-10 17:07
导读
“深度医疗”既代表着以深度学习技术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时代下的体系性的完整的医疗服务,同时也指代的是“深度同理心”。

埃里克•托普医疗三部曲



世界医生领导者埃里克•托普(Eric Topol)将多年行业经验汇聚成医疗三部曲:《颠覆医疗》(Creative Destruction of Medicine)、《未来医疗》(The Patient Will See You Now)、《深度医疗》(Deep Medicine),绘制了未来医疗新蓝图,指明医疗发展方向。
第一本著作《颠覆医疗》(Creative Destruction of Medicine)出版之际,那时,各类监测生命体征的穿戴设备开始流行,尤其是手环,全世界风靡一时。这其中还包括我们熟悉的凯文•凯利(KK),他戴起手环,站立办公,还发起了“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运动,而托普恰恰也是KK当年主编的《连线》(WIRED)杂志的早期读者。这场从10年前开启的人类IoT运动,在健康医疗领域如同一场旋风,面向生命的数据化和智能化,正在从医院到居家到随身,全面展开。埃里克•托普虽然是原克利夫兰诊所的心血管科主任,一名研究型医生,但他始终活跃在“技术对医学的影响”这个领域的最前沿。他是一位正直的医学斗士,也是一位医学创新思想家和未来学家,不仅有超强的对医学科技的敏感性,还亲身实践其中。
第二本著作《未来医疗》(The Patient Will See You Now)进一步让我们领略了他对“民主医疗”的追逐:“消费者不再是单纯的信息生产者,更应该是信息拥有者,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医疗数据,并且最终他们可以自我选择是否要支付更多的费用来获得额外照护。”由此可见,人和人之间生来“对等”、技术赋予人类更多“自发性”的人文思想,深入托普的骨髓。恰在那时,“个人电子健康档案”正在成为健康医疗行业的热点,但跨医疗机构的数据共享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甚至在一个医院内,依旧数据孤岛林立。埃里克•托普深刻认识到,健康数据的完整性,对于医学如何消除“家长式作风”,从而实现民主化的过程至关重要。“患者处于一个缺乏数据、缺乏时间、缺乏连续性、缺乏参与度的世界”,这就是埃里克•托普在下一本书中所描述的“浅度医疗”的世界。
第三本《深度医疗》(Deep Medicine)为人工智能如何实现医疗变革提供了一幅全景图,从互联网医疗、智能诊断、远程医疗、医疗信息化、虚拟医疗助手,到医院管理,展示了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几乎所有的应用实例;从智能医疗的结构、实践意义、现存问题,到发展趋势……将行业的前世、今生、未来尽数道来。

“深度”——深度


《深度医疗》(Deep Medicine)书名中的“Deep”取自人工智能领域的 “Deep Learning”(深度学习)。结合前两本书的基础,埃里克•托普进一步把“数据驱动的医疗”做了剖析,例如:如何提供个人医疗数据的复杂全景图,如何优化临床医疗决策,如何减少误诊以及过度医疗操作等。全书中,对大量很有价值的案例进行了分析,十分具有场景感。例如:在一次拯救癫痫发作的婴儿中,从全基因组测序,到电子健康档案的自动分析,结合机器学习筛查遗传变异,最终快速找到引发代谢缺陷的基因并得到诊治!

书中还有一个发人深省的真实案例,来自2016年创立的AliveCor公司,专注人工智能心电图分析,进行房颤监测,是较早通过FDA认证的AI医疗软件公司。书中描述了这家公司团队的研发历程,你会发现,医疗人工智能算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所获得数据的准确度和宽度,尤其后者。“不要过早地过滤数据”,医疗和下围棋不同,一个医疗的决策过程,哪些变量和数据要纳入分析范围,不同的医生、不同的机构之间存在很大差异,没有标准。这也让FDA这样的监管机构,在医疗AI算法的评审上,困难重重。而这个状况在国内,也还没能获得统一意见。

“深
度”——深度同理心

作为一位“医学未来”的思想家,埃里克•托普对于技术的“两面性”也一直有着深邃的思考。在这几本书中,他屡次提到医疗信息系统的应用,让医生们花了许多的时间在面对计算机上,而减少了与患者的沟通。在深度医疗时代,AI有否可能进一步解放医生的时间?托普始终认为,医患之间的“同理心”是医疗的本质,再先进的技术都不可替代它。这点在“深度同理心”一章里,有深入的描述,令人敬佩。另外一个话题是对人工智能算法的“监管”如何开展?书中列举了人工智能Now研究所、马斯克的OpenAI、牛津大学的生命未来研究所以及耶鲁大学的人类未来研究所等机构成立的初衷,我由此想到,中国对于生命科学技术的未来发展也需要长线思考。这次新冠疫情进一步让我们反思,无论是“生物安全”还是“生物AI算法安全”,都需要站在国防,甚至进一步需要站在人类的高度来思考。
医疗的背后,是对生命的探索,是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把握。至今,我们对生命的了解连1%都不到,而医疗行业,是生命呵护与生命探索最好的道场。埃里克•托普的系列书籍,让我们把脉医疗这个行业的趋势,领略医疗的“3D”,即从数字化(Digitizing)、民主化(Democratizing)到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的未来。这是一位资深医生十几年以来在医疗与新技术跨界中的实践之路,也是他的思考笔记。尤其近些年,“产业互联网”逐渐兴起,但医疗的产业互联网至今无法精确描述,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医疗是一个面向人的生命进行服务的领域,必然存在伦理、公益、人文、社会等多角度的价值定位,而不仅仅是商业和经济。可以说,埃里克•托普让我们领略医疗跨界不断演化、进化的同时,始终要求我们保持那颗医疗的初心:存在、同理心、信任、关怀、人性化!
文章来源:《深度医疗》译者后记 郑杰
//作者介绍 ///
埃里克·托普(Eric J. Topol),美国心脏病学家,基因组学家、学者。他毕业于美国约翰霍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他曾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Cleveland Clinic)的心血管科主任,现任加州斯克里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Scripps Translational Science Institute)的创新药物研究教授兼主任。他在克里夫兰医学中心创办了世界上第一家基因银行。同时也是 Medscape 与 theheart.org 的主编。
//译者介 ///
郑杰,树兰医疗集团总裁,浙江数字医疗卫生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OMAHA(开放医疗与健康联盟)发起人,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院管理分会副会长,浙江省医学会数字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颠覆医疗》推荐序作者,《未来医疗》、《数字医疗》、《深度医疗》译者,一席《聪明的病人》、TED 《Future of Medicine》、造就《如何拿回我们的医疗数据》讲者。拥有多年TMT、数字医疗、社会资本办医等创业及投资经验。目前致力于推动生命科学的前沿探索、健康医疗领域的“数字新基建”、个人健康医疗数据开放运动及复杂性科学等领域。



文章来源:OMAHA联盟

相关视频

 

/body>